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花荣专栏 > 正文

人生的第一桶金

作者:花 荣   来源:财富时代杂志 2019 06月刊 2019-08-22 15:45

 
 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总有一些片段令人难以忘怀。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但只要一提起“5·19行情”,老股民的眼中都会泛起亮光。

1998年,我原来工作的那家金融机构,在这年中的全国金融机构整顿撤并中被撤销了。我也不想再给别人打工,就成为了职业股民。虽然,家里也有网络、电脑、电话委托,但是那时网速比较慢,我还是习惯在距离家比较近的一家营业部的大户室炒股。

在1997年我曾经成功地投资了深发展,在大户圈内有一定的名气。在得知我到那家营业部炒股后,一些职业炒股的大户也迁户到了这家营业部,其中的何老师,曾是一家国企的厂长,人很好,我们成为了股友,经常一起讨论行情。

1999年上半年,股票市场已经经历了长达近两年的盘整行情,整体一直处于下滑状态。行情低迷的原因,我们这个圈子的股友认为:第一是1998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阴影对我国的金融业依然有影响;第二是这一年有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就是《证券法》将要在7月1开始实施,1998年12月29日,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6次会议以135票赞成,3票弃权的绝对多数,表决通过了《证券法》,这使得一些以做庄操纵市场为盈利模式的券商自营比较收敛,一股重要的做多力量突然沉寂了。

我们这些老股民对于行情的低迷已经习惯了,认为中国股市的波动特点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五年”。在弱势市场中,我也很少操作,耐心地等待“开张吃五年”的时间来临。晚上没事的时候,在总结写作一本股市实战技术书籍。此前,我已经出版了一本书《智者无敌》,尽管比较受读者欢迎,但是我自己对这本书不是很满意,想写一本更系统一些的书。

沪市指数1999年第一个低点是2月8日的1064点,在那次跌破1100点的时候,我就发现盘面有大资金吸纳的迹象,就做了短线反弹,还跟人说:“股市每次到低点的时候,比如说接近1000点,就会先有机构凶猛震仓,然后出现吸纳迹象,然后利好救市井喷。我觉得这是个规律,可以当绝招用啊!1000点这个点位不知道是不是有关部门的心理底线?”

5月8日是个周六,美军轰炸了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国内、国际局势紧张,市场担忧情绪进一步加重。周一开市,市场果然大跌,我们几个股友讨论行情时,我却感觉股市可能有一个明显的大机会要出现,我还给他们举了1997年2月20日伟人谢世的那次行情的启动征兆。

下午刚收市,有一个股友到大户室找我,说他认识一个很有名的上海机构,有一只股票马上要启动,可以找一笔资金跟庄,最低限500万,可以给出买卖点,但要求30%的收益提成。我说我可以介绍合适的人给你认识,具体的事我不参与,我也不要中介费用,买卖那只股票时告诉我一下就行。他担心我的资金太大,会影响机构的操作。我当场就把我的股票账户给他看,只有18万多的资金量。我之前一直给国企打工拿工资,没有什么钱,虽然此时已经有了一些名气。

我给这个股友介绍认识了一个民营机构,他们一拍即合,很快就谈好了合作意愿,并告诉我那只股票是三峡水利。我看看三峡水利的图形,确实是K线螺旋桨的形态,筹码非常集中的样子。我想,我资金量小,可以先买一半仓位,等它启动时再把剩下的资金全扑进去。

随后几天,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三峡水利上面,但是我感觉盘面的表现与那家上海机构说的情况有点不一致,好像有机构出货的迹象,也猜疑这是不是最后的震仓行为。

5月17日,指数下探到了1047点。

5月18日,深圳的一家券商的操盘手与我通电话讨论行情,他的姐夫是这家券商的总裁,与我早就相识了。1998年,这个操盘手的姐夫介绍他与我相识,并让他跟我一起炒股学了半年,然后就去了这家券商的证券投资部工作,有空时经常与我通电话讨论行情,还邀请我去深圳讲过课。在那次通电话中,他告诉我第二天有关部门将在北京召集全国的大券商和基金公司开会,研讨二级市场。

5月19日,上午市场就显得比前一天要强,但三峡水利机构出货的迹象很明显,中午深圳券商的操盘手打电话告诉我,券商、基金可能要动手了,他有些迟疑,与我讨论敢不敢满仓杀进,买什么股好。果然,下午的大盘的走势更强,而这时三峡水利走得很弱,我就把剩下的资金全部买进了当时的一只强势股综艺股份。

5月22日,上海的那个机构庄家打电话说,让把三峡水利卖掉,换成合金股份。于是,我就把三峡水利卖掉了,也没买合金股份。同时,给那个跟庄三峡水利的民营机构说,你需要再好好与那个上海机构沟通一下,看看到底可靠不可靠?

后来的大半个月中,我每天收市后都要把所有股票仔细翻一遍,专门找强势股满仓进出做短线,收获了不少涨停,资金翻得非常快。

6月15日,前一天大涨就收出了大阳线,当天又高开,我担心市场有些超买,同时我妻子进入了临产期,每天收市后非常的忙,要去医院送饭,不能花那么多的时间去找短线强势股,我就想试一试波段持股的炒法。指数一冲高,立刻把手头的股票都卖掉了。刚把股票卖掉,大盘就出现了急跌,真的非常幸运,大盘临近收市的时候,我看见清华同方大买单很多很坚决,走势非常的强,又忍不住全仓买进了这个股票。

女儿是6月22日出生的,在这段时间我就一直持有清华同方,没有再向前段时间那样频繁换股。清华同方也非常争气,我31块多买的,一直持到6月29日,证券法生效的前一天,涨到了68块多,我是在股价震荡时67块多卖掉的。

7月1日,证券法生效,股市暴跌,很多股票跌停,行情重返跌势。

我又做了一个股票飞彩股份,逆势赚了三块钱。这时,我刻意地看了一下总市值,80多万,心里非常高兴,这算是自己的第一桶金吧。

在有女儿前,我对钱多钱少没有什么感觉。有了女儿后,挣钱的动力明显要比以前强了很多。

1999年十一长假期后,我来到了北京,住在牡丹园,成为了一名北漂族……接下来的生活又是一篇故事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