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一线防疫战

作者:梁湘   来源:财富时代杂志 2020 02月刊 2020-03-11 16:17
面对始于武汉、覆盖全国、辐射世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全国经济遭受冲击,不仅商业活动大范围停摆,企业面临现金流压力、高昂租金、员工薪酬等问题,而且一个个普通的家庭也被疫情困在了小区,疫情持续的时间越长,企业、家庭以及个人也将会越来越焦虑。然而,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不同于2003年的非典SARS病毒,这种差别不止是医学意义的,更具有互联网时代的经济意义、社会意义。

2003年的非典时期,大众在发现疫情让生活产生不便时,也随之发现了互联网对于生活的有效帮助,这一年,淘宝、京东、QQ游戏等应运而生,新浪、搜狐、网易第一次实现了上市以来的全年盈利;而2020年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同样让家里蹲的人们也不得不惊叹互联网时代滋生的新经济对于这场悲痛的灾难,亦起到了一些缓解作用。一方面,互联网新经济滋生了更多消费形态,从而为更多企业提供了“挺过危机、踹一口气”的转型发展机会;另一方面,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微博、微信、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等新媒体渠道也奋斗于火热的“互联网一线战场”,成为了大众获取新冠肺炎相关资讯、捐赠求助、防疫宣传、辟谣假新闻的主要途径。


 

疫情下的互联网

衣、食、住、行、娱,可以说是疫情期间普通中国人除了生存需求之外的基本需求,而前四个层面的需求便是大部分普通人赖以生存的最基本需求。然而,以往满足这些最基本需求的线下实体企业、服务行业纷纷闭店停工,在疫情给整个宏观经济带来下行危机的同时,我们可以预见未来还会倒下一大批中小型企业。与此同时,社区新零售、线下生鲜配送、电商、代购等依托于互联网而生的行业在满足人类这些基本需求的同时,将赢来疫情期间展现身手的机会。

而对于娱乐产业来说,不少人感叹“正身处于寒冬之中”。以电影行业为例,春节档七部电影为避免人员聚集造成疫情扩大的风险,遭受了统一撤档的打击,接踵而至的情人节档期也依然是“遥遥无期”,预售费用、前期的宣传营销费用等同于打了水漂,即便后期改档,但集中上映导致电影的排片量相对减少、以及部分影片的题材、时机受限,我们可以预见不少影片的人气必然流失;而无法实现集中录制的综艺产业也遭受了疫情的强烈一击,在整个春节期间,全网的有效播放量与同期数据相比下跌了25%左右;演唱会、粉丝见面会、签售会也无限期延迟,演艺经纪都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总的来说,上游没有产出,下游无法供应,这对于营销宣传端、制作策划端、电影院、剧院、演唱会产业等承载作品的线下实体产业的打击极其深刻。

基于线下的娱乐产业相关人员虽不好过,但在负面信息满天飞、每天飞的疫情期间,互联网娱乐化活动彷佛成为降低压力、缓解忧虑的最佳方式之一。危机有时也代表着新的机遇,线上成为娱乐产业活跃的舞台,大众响应国家减少出行的号召,各大卫视与视频平台也鼓励大家不必过度担心疫情,“该看剧的看剧、该追星的追星”,于是大众蹲在一边吐槽人设、剧情、CG,影视作品与利益相关方则在一边收获收视率、点击率与流量,长视频行业在短期内实现回暖。除此之外,游戏、短视频、社交类APP等依托线上的娱乐化产品也迎来了机会。以手游行业为例,在这个非常时期,不愿担上“发国难财”名号的手游产商或多或少都刻意压制了自己的“氪金行动”,然而却丝毫不影响游戏的火热,无论是腾讯系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还是网易系的《阴阳师》,春节期间几乎所有的主流手游产品的DAU都明显地提高了,手游市场流水整体大幅提升。

从衣食住行到线上娱乐再到学习工作,原本老生常谈的“万物智联、万物互联”在新型冠状病毒猖獗的一个多月里终于得到了真正的释放,主妇通过移动互联网每天网购新鲜的蔬菜、水果、海鲜、肉禽以维持家庭基本生活,职员通过电脑、手机实现远程办公维持家庭开支,学生通过线上网课、在线模拟考试实现交流学习......这可以说是这段疫情期间普通人最普遍的生活状态中,而从这种常态中我们不难看出非常时期独自闪耀的“互联网+”经济形态与新媒体赋能产业的身影,传统的线下实体企业遭遇新一轮洗牌,用户的消费场景集中向线上转移,互联网进一步向三、四、五线城市全面下沉。

互联网下的疫情


如果说口罩、消毒液、防护服等防疫物资是一线医护人员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必需品,那么及时获取来自一线的、真实的新冠病毒相关资讯便是普通大众的必要需求了。2003年的非典,人们多坐在电视机前等待主流媒体的滚动报道,通过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关注每日信息,包括一线城市在内全国谣言四起,物价哄抬严重,信息渠道来源单一,且消息公布自上而下,“天生”的信息滞后性甚至滋生了“天价”的板蓝根出现。除了能稍稍宽慰人们的心病,板蓝根治不了非典,这点你我都知道。

十几年过去,来到2020年,公众获取资讯的渠道早已脱离单一的电视、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形式,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普及、互联网下沉战略深入之后,微博、微信、客户端、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等新媒体形式早已成为绝大多数人获取资讯信息的渠道。新媒体成为人们了解疫情、战胜疫情、对抗谣言的“互联网一线战场”。疫情初始阶段,年轻人采用老年人适应的话语体系与叙述方式科普防疫信息,通过新媒体渠道精准触达白发群体、偏远地区群体的痛点;在双黄连被炒热、有关双黄莲蓉月饼能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谣言“方兴未艾”之时,辟谣的新闻便立马通过各种渠道全面包围有关谣言,不少人调侃“板蓝根始终也想不明白自己比双黄连差在哪里”。我们不难看出在这场与新型冠状病毒的硬仗、持久仗之中,新媒体在其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人人都是这场抗疫战场的参与者,主动帮助疫情严重区域的人民,人们不再旁观,主动为疫情事件当事人发声,积极对抗新冠病毒相关谣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新媒体渠道的多样化,在某种程度上防止了这场疫情走到更坏的境地。当然,互联网除了在信息获取与内容传播层面为帮助疫情“加了一把火”,在数据化管理层面也为疫情控制起到了实际性助益。互联网在线问诊有效避免了人员集聚交叉感染、社会恐慌进一步加剧的危机,实时的人口迁徙数据与实际确诊感染人员相关数据管理也能让更多人防患于未然。数据是冰冷的,而这些互联网技术做出的贡献却是实打实的,使得在非常时期,生活亦如常态。
 

标签